Iam兔

    我大概在2016年的3、4月份才开始看《伪装者》,才认识了明家四姐弟,离这部剧的火热应该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我很喜欢看电视剧,但是不是很喜欢看抗战类型的片子,因为我一直认为这类片子无非就是打来打去、炸来炸去、手撕鬼子那一类的抗日神剧,让我觉得很好看的实在是少之又少,以至于即使在室友的强力推荐下,我还是不出所料的第一时间错过了它。但是当我开始看的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明知道第二天早上还要早起上课,还是半夜12点蒙在被子里自己看的又哭又笑。

    即使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很喜欢这部剧,可能是因为,在我的心里它已经不是单纯的一部电视剧那么简单,剧中刻画的每一个人物,都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明家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不论过程如何,四姐弟都殊途同归,走向了革命道路,为国家奉献了自己的一切。还有王天风、郭骑云、于曼丽、黎叔,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一闪而过的战士们,不论贫穷富有,出身高低贵贱,却都有着同样的信仰。他们让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对那个年代有了最直观的感受,让我心中的革命先烈具象化,有了一个饱满的形象,这种触动和形象是无法从我心中抹去的。

    楼诚是我认识的第一对cp,也是我知道这两个字母含义的开端,话说我对fu的免疫力可谓是十分强大了,从初中开始的近10年来,我的身边一直是fu女环绕啊,闺蜜恨不得每天给我灌迷魂汤,然而我自岿然不动,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也只接受楼诚和衍生(且只限于角色),其他还是一概不吃,这真是一种魔力,也是毒药了。

    事实上,楼诚在我心中的主定位还是兄弟和战友,这也是最触动我的那部分。阿诚在明家的身份在我看来是有一些微妙的,我一直认为其实在大姐和明台心中是没有把阿诚真正作为亲兄弟看待的,即使是也没有那么亲,所以从一个被收养的仆人家的孩子,到不卑不亢的青年,在家中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在外八面玲珑善于伪装,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和信仰,这其中大哥的教育和培养是至关重要的,长兄如父,大哥对于阿诚也算是有养育之恩了吧。正因为这种手把手的教导,共同成长,才让他们有了最高的默契和信任,交换一个眼神就了解彼此所想,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在你面前,把胸口坦然的送到你的枪口之下,这种默契和信任令我惊讶,让我羡慕,而在现实生活当中又难以存在,甚至可以说是求之不得的,所以才会让我更加动容,或者说成更加珍惜。

    他们的生活太艰难,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心中太苦了,让我心疼。如果再没有彼此,那生活对于他们个人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相信,如果真的有一天需要一个人亲手把另一个人送上刑场来保全大局,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士,他们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的选择这么做,而剩下的一个也一定会继续背负着两个人的使命继续战斗下去,但是当他没有了盔甲也没有了软肋,甚至都没有一个可以让他可以真正放松下来休息一秒钟的肩膀时候,他就真的只变成了一个完成任务的工具,而不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他自己了。所以我希望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关系亲密一点,再亲密一点,可以时时刻刻互相慰藉,所以我接受了他们是爱人,除了血缘关系以外,可以达到的最亲密的关系。

    我是个从来不看文的人,这个习惯竟然也被楼诚打破了,我看了很多太太写的故事,he也好,be也好,都无所谓,结果都是一样的,让我在这个坑里一躺不起。我发现文字的感染力真的太强大了,看着字,脑袋里就会出现他们的样子,眼泪就止不住的留下来。这些故事不仅让我更加心疼那时的他们,也让我开始担忧未来的他们,前几天一位太太用《让酒》剪得群像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很多天挥之不去,有一句歌词说“此十年,彼十年,搏过命数已力竭,其实只想再见一面”,让我感触良多,十年之后可能再见一面都是奢望,我只是希望他们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之后都能好好的,可以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就足够了。

    这可能是我语文考试、思想汇报和毕业论文之外写东西最多的一次了,也是第一次,一个纯粹的工科女不知道怎样用合适的语言来表达我的想法,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也没有逻辑,我写出来的感情可能都不及我内心的万一,但是我还是想表达出来。《伪装者》和楼诚,给了我太多不一样的第一次的经历,真的很神奇,lof的第一篇文章,第一次参加练字活动(虽然没赶上截止日期之前,但是还是想写一下给自己留作纪念),送给我最爱的他们。

    最后,感谢一直在坑底的太太们,真的谢谢你们,有你们的故事,真好!我不会ps,不会剪视频,不会写故事,只会红心蓝手,你们千万不要扔下我,也希望我们可以岁岁常相见,笔芯~
 
    伪装者三周年快乐!